官方微信公众账号

开元棋牌提现您现在的位置:专栏 > 正文

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历史总趋势
2014-12-01 18:32:13      来源: 《求是》 作者: 顾海良       分享:

世界社会主义的500年,从1516年莫尔发表《乌托邦》这一社会主义思想源头开始,到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的发表,到俄国十月革命在一个经济文化比较落后国家率先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的发展,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历史过程。500年历史回顾,有利于深化对“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这一论断的认识;也有利于深化对人类社会发展大趋势的正确把握。

  邓小平同志说过:“社会主义经历一个长过程发展后必然代替资本主义。”这里,一是“必然代替”、一是“长过程发展”,这两个关键词语揭示了世界历史发展的大势,深刻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两个必然”和“两个决不会”思想,揭示了社会主义500年的思潮、运动和制度发展的历史逻辑。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指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这是马克思恩格斯运用唯物史观分析资本主义发展规律得出的科学结论。《共产党宣言》发表后,席卷欧洲的1848年革命爆发。马克思恩格斯极为关注这场斗争,认为这是可能为社会主义革命扫清道路和准备基础的革命。然而,无产阶级革命在欧洲并没有很快发生。马克思恩格斯对此作了反思,认为“在这种普遍繁荣的情况下,即在资产阶级社会的生产力正以在整个资产阶级关系范围内所能达到的速度蓬勃发展的时候,也就谈不到什么真正的革命。只有在现代生产力和资产阶级生产方式这两个要素互相矛盾的时候,这种革命才有可能”。(《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四卷第243页)这就是马克思恩格斯进一步提出“两个决不会”思想的缘由。1859年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提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同上,第二卷第592页)可以认为,“两个必然”揭示的是人类历史发展趋势的问题,“两个决不会”探索的是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过程长期性的问题。“两个决不会”的提出,使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必然性理论更加完整。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社会主义500年的历史演进,特别是科学社会主义160多年的发展昭示,“两个必然”和“两个决不会”论断的内在统一性,体现于科学社会主义发展及其主题之中。

  19世纪40年代后半期到19世纪90年代中期,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理论形成和完善的阶段。马克思恩格斯揭示了资本主义时代无产阶级革命和解放的根本性质和历史使命,对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趋势作出科学论述。这时,科学社会主义是以资本主义必然被社会主义所取代为理论主题的。

  19世纪末到20世纪50年代中期,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运用于实际的阶段。在坚持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理论主题的基础上,科学社会主义增加了社会主义如何取代资本主义,特别是如何在一个经济文化落后国家取代资本主义的新内涵。列宁从20世纪初期全世界资本主义总的情况的高度,得出了垄断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新阶段等论断,对像俄国这样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如何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问题作了理论和实践上的回答。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开创了社会主义如何代替资本主义新的历史进程。在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下,中国共产党人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密切结合中国社会发展的实际,联系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在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实践中,同样对科学社会主义主题的新内涵作出了重要的理论创新。这主要集中于无产阶级如何夺取政权、如何建立和巩固人民政权、如何实现向社会主义的过渡等基本问题上。

  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来,科学社会主义进入了社会主义建设、改革的新阶段。科学社会主义在关于必然取代和如何取代资本主义主题的基础上,增加了社会主义如何在与资本主义长期并存中发展自身并最终代替资本主义的新内涵。这里讲的“并存”,既有交流、合作,又有矛盾、冲突。特别是上世纪60年代后,世界许多社会主义国家进行了经济体制改革,探索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关系,探索借鉴、利用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和机制中的合理因素等问题,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交流和合作的空间得到极大拓展。现在,对于社会主义来说,不只涉及两种不同社会制度继起性,还涉及两种不同社会制度的空间并存性。时间继起性是空间并存性的前提,空间并存性是时间继起性的过程形式,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并存,并没有也不可能改变资本主义的历史命运。只有将两者结合起来,才能对当前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作出科学理解。

  运用“两个必然”和“两个决不会”相统一的观点来认识当代资本主义的走向,既要看到它必然被社会主义所代替的历史趋势,又要看到它的生产力的容量还有进一步释放的余地。如列宁所说:设想世界历史会一帆风顺、按部就班地向前发展,不会有时出现大幅度的跃退,那是不辩证的,不科学的,在理论上是不正确的。始自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全球金融危机和由此引发的2011年席卷全球的“占领”运动,就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尖锐爆发的新的表现,反映了当代资本主义经济、政治、意识形态等方面的深刻矛盾。同时,我们要深刻认识资本主义社会的自我调节能力,充分估计西方发达国家在经济科技军事上还将长期占据优势的客观现实,切实把握两种社会制度长期并存中的各种复杂情况和问题,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过程中,对科学社会主义主题作出中国共产党人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