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账号

开元棋牌提现您现在的位置:大武汉 > 正文

池莉:自信本就是武汉的文脉
2016-08-03 09:50:52      来源:长江日报       分享:

“城市自信,原本武汉就有的,早在春秋战国的楚国就有了,那时候楚国人即便是樵夫钟子期,不仅懂音乐,还懂得不卑不亢,彬彬有礼。文化血脉总是在,武汉需要的是恢复,慢慢来,不急。”昨日,着名作家池莉说,武汉人应该首先学会爱自己的家园,才能恢复“自信”这一文化血脉。

武汉是一个特别出彩的地方

几乎所有作品都以武汉大街小巷为背景,在全国读者心里,池莉就是这座城市的代言人。去年,泰国公主诗琳通甚至因为爱上池莉小说《她的城》,专程来汉踏访。

“我喜欢有水的城市,武汉就是我观察和体会这个世界的载体。”谈到创作选择,池莉毫不讳言自己对武汉的热爱。

在池莉心里,武汉是写小说最好的载体,“不管是北京、上海还是其他大城市,以其为中心,放射1000里,不是海就是沙漠,只有武汉,放射1000里仍然是人群聚集的地方。有人就有文化,武汉就是这么一个特别出彩的地方,出生活的彩!”

池莉觉得每个人对某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理解和要求,武汉是一个复杂的地方,有好也有不好,“但说句公道话,近几年来武汉在变好,比如交通更加便利等”。

“武汉什么时候不比人家北上广了,就是一种自信;什么时候心平气和从容不迫埋头把自己手里活儿做好了,就是一种自信。”池莉认为,自信是种文化血脉里就有的东西,不是要通过与别人比较才能获得。

武汉充满古典浪漫与革命意识

池莉曾在文章中这样描述武汉:“接待的是南来北往的客,吃的是天南地北的菜,什么衣服好看就穿什么衣服,喜欢谁就认谁,冲撞之后是包容和改造。”

在池莉看来,武汉的城市精神就是雅兴忽来诗下酒,豪情一去剑赠人;是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是相识满天下,知音能几人。“所有这一切都是一种骨子里头的古典式浪漫,也是一种现代的充满青春与热血的革命意识,正是它深深感动着我。”池莉说。

“武汉人经常会闪现革命与浪漫的火花,比如市民性格很‘岔’,感性,有蛮横也有侠义,这股劲儿,简单地说,就是有点‘二’,我很赞它。”池莉认为,武汉有着大气而浪漫的文化基因,这必然会在一代代人的血缘中传承,今天的武汉完全没有不自信的理由。

爱武汉,连同这座城的瑕疵一并爱

池莉爱武汉,是连同这座城的瑕疵一并爱的。

很多人认为,武汉是最具小市民气息的城市,而池莉的作品过多地认同了市民生活价值观念,无助于当代精神生活的提升。池莉对此有完全不同的意见:“有人觉得上海洋气,可我却觉得它比武汉‘市民’多了。”

她认为,“市民化”就是人们普遍认同和遵守社会契约关系,通俗说就是讲规矩。虽然“市民化”有斤斤计较、小心权衡个人得失之类的含义,但也并非是一个纯粹的贬义词。

另一方面,在池莉眼中,武汉人也不纯粹是市民化的,他们的骨子里头是“爆炸式”的,关键时刻绝对豁得出去,会忘掉得失计较,命都不要。“武汉有着一种草根性与贵族精神相结合的混合气质。”池莉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