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账号

开元棋牌提现您现在的位置:香江人杰 > 正文

学者们眼中的饶老 国宝级学者饶宗颐
2014-12-27 20:34:51      来源:香港成报       分享:

 

  香港新闻网8月26日电 据香港成报报道,家有千金不敌时局变天,万贯散尽却有学问随身,写下精髓万卷,供世人後学捧读,一代大师,饶宗颐是也。日前,本报记者有幸采访了饶老。国宝级大师饶宗颐在敦煌学、甲骨学、词学、史学、目录学、楚辞学、考古学、金石学等多个领域,慧根早种,发表论文达九百多篇,涉猎之深,启後学之始,早有“学界泰斗”的美誉,与已故国学大师季羡林并称“南饶北季”。然而,这位百科全书式大学者的治学之心不减当年,年既九十八,饶老仍勤益工专每不知倦,并将所得所学立而成书,後辈获益良多。

  学承父亲 一身三绝

  饶宗颐教授,字伯濂,又字选堂,号固庵。1917年生於广东潮州一个经营银庄的家庭,父亲饶锷对学问孜孜不倦,饶宗颐亦受其熏陶,自小早有“神童”之称,但他对学问勤下苦功,饶宗颐说过:“韩愈的文章大江大河,很有气派,我做学问都学他。他曾说:‘古之学者必有师’对我来说,万卷诗书就如我的老师。”

  饶宗颐求知若渴,极力从古人的智慧中汲取养分,他年轻时最大的愿望是进入大学投身研究,却因父亲饶锷壮年辞世而搁置深造计划。唯他却以不足20岁之年,完成了父亲的遗志——续编56万字的《潮州艺文志》,此书囊括了潮州一千多年来重要的经、史、子、集条目,是一部研究潮州学术史的重要文献,如此年轻已能成此专着可说是一壮举。

  透过阅读,他以书与古人对谈,精研所及,囊括甲骨、楚辞、敦煌、金石、佛学……多如繁星,古往今来,触类而通,学艺双馨,全因幼年早悉洞学问妙趣之无穷,他曾说:“在我家里有很多藏书,自幼便看见父亲做学问的情景,知道读书是何等的乐事。”早年与池田大作合作的《文化艺术之旅》,谈文说艺,论古述今,他尝言“就像书中所讲,不要天人互害,而是互益,这比天人合一更为重要。”香港大学这样形容饶老“饶教授可谓文、艺、学三者兼备,堪称‘一身而兼三绝’,在香港以至於当代的中国,实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巨擘。”

  饶老年轻时经历了中国近代的动荡与变迁,他亦在时局未稳之时,踏访偏远山区的瑶寨进行研究,抗战胜利後南下,与香港结下了不解缘。

  古文因缘 在港深种

  1937年,饶老已获中山大学聘为研究员,当时他打算由香港转道前往已经迁到云南的中山大学任教,不料途中染病滞留香港。此间,饶老先後结识了当时商务印书馆的王云五等着名学者,助其编写《中山大辞典》书名词条;又为叶恭绰整理了《全清词钞》。由此,饶老接触了大量古文字和一流藏书家的藏书,古文字的眼界大开,而这些基础更促成日後饶老出版《甲骨文通检》等巨着的因缘。1950年,在港定居的饶老出版了《韩江流域史前遗址及其文化》一书,此书令饶老在香港的名气大增。

  1952年,饶老获香港大学聘为中文系讲师,之後获聘为高级讲师、教授。香港成了饶老的治学大本营,从1952年9月至1968年8月的16个年头,饶老一直在香港大学中文系任教,周游各国与不同的国际学者、汉学家交流,成就了更广阔的研究天地,往往在新的领域中先鞭早瞂。港人都会认同:饶老後来非常辉煌的学术事业,是从香港大学展开和成长的。

  最为令人所传颂、钦羡的,是饶老在甲骨学、敦煌学甚至於琴史学上的创新研究:他是第一位讲述巴黎、日本所藏甲骨文的学者;他是学术界第一位系统研究殷代贞卜人物的学者,并於 1959年出版《殷代贞卜人物通考》一书,在国际学术界引起轰动。其次,他首次将敦煌写本《文心雕龙》公诸於世,并撰写第一篇研究论文;他也是研究敦煌写卷书法的第一人;此外,他是撰写宋、元琴史的首位学者,并首次研究了西晋陆机《文赋》与音乐的关系,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在饶老90岁时,笔者有幸得见大师,作为後学握瞂大师的手,倍感亲切。饶老总是谦和而友善,却又喜欢幽默,往往告诉大家:“我不是大师,我是大猪”。他认为“大师”是佛家说法,而他自己又不是和尚,所以并不是大师。在文化与学术的领域,饶老绝对是有心人,不辞劳苦,默默耕耘,而这种恒心,他已经坚持了70载。

  谦和幽默 “混充”艺术家

  饶老每每不愿“承认”自己的“专业”,然而他的谦逊确是出自真心,他尝言:“我是一个做学问的人,後来(混充)变成一个艺术家。像这幅荷花(的梗),我是一笔从上面画到下面。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书画与气功是分不开的。”他眼中的学问是艺术的基础,学问是艺术的资料;至於气功,他认为是艺术的一个基本问题,“因为中国画是讲线条,没有线条就不能讲中国画。书和画是分不开的。”

  有人问饶老养生之道,他总是笑瞂说:“坐在葫芦里”,未有人猜透时他就点题而答:“是元代诗人的一句话:‘天地小於瓜’。”静达而愉悦,豁然而开朗,养身原自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