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公众账号

开元棋牌提现您现在的位置:人物/美文 > 正文

吴建民夫人施燕华大使首度撰文:建民,你走得太快了…
2016-06-28 09:20:59      来源: 微信号: 峰岭 作者: 施燕华大使       分享:

本文由施燕华使授权发布

施燕华,吴建民夫人,曾任外交部翻译室主任、驻卢森堡大使。


6月17日你要去武汉,原定CA1874航班,因雷阵雨取消,你改签了10:30的航班。那天,我正吃晚饭时,你回家了,我喜出望外,你自己做了面条,把剩余的菠菜吃了。晚饭后你和往常一样牵着我的手在院子里散步。我们一边静静地散步,一边回忆我们年轻时的往事,谈你的国外见闻,谈我们共同的朋友……

 

你对我说:“每天晚上和你一起散步,是我一天中最高兴最放松的时候。”我心里美滋滋的,开心地说:“没想到今天我还捡了个'外快'。”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快,等你出门时,我还特地叮嘱你:”别忘带手机和iPad。”

 

第二天我一早起来,习惯性地打开手机和iPad,想看看你到哪了,可是,没有你的消息,我心中有点儿慌乱,这很不正常,你每到一地,都会立即给我发平安到达的消息,几十年如此,从没变过,因为你怕我担心。可是现在没看见你的消息,我有点儿害怕,不敢去乱想,我焦急如焚,可是你怎么不给我发微信啊?

 

接着,消息传来,说你走了。

 

晴天霹雳!我在哪里?我在做梦吗?我不相信!你曾经跟我自称,你的“命大”。60年代,你接待一个非洲代表团,要去天津附近的杨村参观部队,周总理陪同。最初是让你跟第一架直升机打前站,后来改为你跟第二架,陪同周总理去杨村。不料第一架直升机失事,全部人员牺牲。文革期间,你下放到山西离石植树,一天,你在山坡上挖土,听见上面有奇怪的声音,你本能地跳到旁边,只见一块大石头凶猛地滚下来。你“捡”了一条命。

 

可是,这次, 这次……,我只觉得天旋地转,我要找你啊!

 

建民,你为什么要走得这么快?你平时总是走路飞快,总像有什么急事。我不是经常提醒你不要走那么快嘛,我跟不上。我得病后,你才放慢脚步,还不断地问:“你行吗?”你对我的身体特别上心,有点儿不舒服你都会焦虑不安,平时外出你总是拉着我的手,怕我摔跤。

 

出差时,一有机会你就为我打听治病的良方,一天你回来说:“你运气真好!”原来是你出差时遇到了一位骨科专家,你把我的情况讲给他听,征求他的意见,你询问是否必须动手术,那位专家说不需要,可以保守治疗,你就让我直接和他通话,了解怎么“保守治疗”。你还曾在出差时遇到一位朋友,打听到一种膏药很好,没几天,膏药就到了,每天晚上你回家都要问我是否好些了,然后认真地把膏药贴在我腰上,帮我按揉一阵子,你知道吗?每次你这么照顾我的时候,我都觉得好像年轻了二十岁。我不能提重物,不能弯腰。有时我忍不住想要自己动手时,你发现了,就着急地喊:“别动!别动!我来!”

 

我们两家都是大家庭,你家是八个兄弟姐妹,我家是九个,他们有什么难处,你都尽力帮忙。咱们两家兄弟姐妹退休后,每年都会分别聚会,你都早早把日子记在本上,不安排别的活动。

 

你参加几次聚会后提出,每人把自己的成长过程讲一讲,写出来,编成书。你觉得社会上关于名门豪族的书很多,关于小老百姓的却很少,但正是在这些平民百姓的家庭中传承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优良传统。吴施两家都是社会基层的普通城市平民,却能成长出这么多为国家做出不同贡献的军人、外交官、科学家、工程师、作家和艺术家……,你要我们写出时代的变化和父母教育的熏陶,把这些精神瑰宝传给后代。这件事情很有意义,然而对这些从不动笔写文章的人来说真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但是在你的坚持和不断的催促下,经过多年的努力,施家的《也同风雨也同晴》和吴家的《梦若在,心就在》相继出版了。我们都很开心,因为我们两家在你的主持下一起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你经常在外讲课,奔波不停,我劝你要有所选择,有些学校不一定要答应。但你却说:“我喜欢同青年人交谈,他们思想活跃,容易接受新事物。影响年轻一代很重要。”这些年来,社会上也出现了对立意见的情况,甚至微信上出现过一些十分尖锐刻薄的批评,你却都很淡定,还是坚定地发表自己的想法。我怕你出去讲话会遇到一些麻烦,担心你啊。你还记得嘛,有一次你讲完课回家,我问有没有学生给你扔臭鸡蛋啊?你淡然一笑说:“你放心。学生们对我很好,他们对我的主张很认同,提了很多问题。有些问题我向他们解释后,获得了热烈的掌声。”

 

我让你不要这么奔波,你说:“要为国家做点事。”我多么想让你在家多陪陪我呀!建民,我有许多话要跟你说,你听见了吗?明年是我们结婚50周年,我们还没来得及商量怎么庆祝呢。我对你说:“咱们一起出去旅游一趟吧,就咱俩,就咱们两个人的世界。”你说:“我们好好计划一下。”我说好,可是你的计划呢?你总是在忙工作的事情,都不知道把我们的计划排到什么时候了。现在我不要什么计划了,也不要出去旅游,就要你在家陪我浇浇花、散散步、聊聊天,好吗?

 

建民啊,你走后,我在微信上看到许许多多的人悼念你,你的朋友真多!家里电话铃声不断,不少中央领导通过各种途径在第一时间向我表示哀悼、慰问。法国前总统,发来唁电称你是un home de conviction, un home de dialogue.英国前首相布朗、法国、荷兰驻华大使,法国外交部、美国许多学者、老朋友都发来唁电邮件致哀。有人说,你是为自己的主张和信念献身的,说得对。我有时笑你“顽固”,不随大流,现在我看到了社会对你的认可,我感到慰籍。

 

建民,我知道你每次外出,最担心的是我的身体,“别到外面去。注意避开电动车!”现在你走了,再也没人提醒我了,但我会保护好自己,为你,也为我们所热爱的家庭、国家!

 

建民,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什么时候?我等着你推门进来,一起去散步呢!
 

作者简介:

施燕华,女,1939年12月出生于上海,祖籍浙江宁波。1965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研究生班,随即到外交部工作。1967年与吴建民结婚,次年生下了他们惟一的女儿。原外交部翻译室主任、原中国翻译协会常务副会长。她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到美国的外交官,长期从事担任周恩来、邓小平等国家领导人的口译,重要外交文件的英语定稿等工作。曾任驻卢森堡大使,在吴建民任驻法大使的五年,出任驻法国使馆公使衔参赞。

主要译作有:《命运攸关的决定》、《英迪拉·甘地和她的权术》、《豪门秘史》、《大座钟的秘密》,《企业家—世界名牌创始人小传》。

施燕华现任外交部英文专家。